数字化转型七大文化变革诉求

发布日期:2021-01-08 11:08
src=http___t-img.51f.com_xf_xw_ee70907d-c964-41ec-b9b7-27d28e529235.JPEG&refer=http___t-img.51f
数字化转型不只是组织的技术转型,更是组织的文化变革。仅仅将技术应用到现有策略上,认为已经进行了变革是不够的。以下是Cloudera首席营销官Mick Hollison近日在线上活动Cloudera Now上与Charlene Li 讨论数字化转型的内容。

正如Mick和Charlene都指出的那样,COVID-19迫使企业及组织以比我们想象的更快的速度适应了数字技术。几乎是一夜之间。Charlene说:“我们对COVID的反应应该使我们充满信心,我们可以进展得比我们想象的快得多。”

但是,仅靠技术变革并不能保证新的收入甚至无法长期生存。与以往相比,企业现在面临着更多的数据和更多的数据来源。如何处理这些数据以及拿这些数据干什么则是另外一件事了。

不良的数据质量每年造成的成本高达3.1万亿美元。95%的企业认为管理非结构化数据是个真正的问题。到2025年,几乎所有生成的数据都将是实时的。“企业要能够渡过COVID,还能在新的世界秩序中蓬勃发展,他们将不得不对数据做更多的工作,” Mick说。

公司需要开始专注于数字化转型的转型部分,充分利用其数据。需以使每个人都有能力利用数据进行快速创新这一主旨加速文化变革。在讨论过程中,Charlene给出了确切的描述:

1.数字化转型是一个过程,而非目标
数字化转型本身并不是目标。它是增加数字化成熟度并建立数字化能力以转变业务的工具。这不仅只是实施新技术。领导力和文化在公司成功转型中起着关键作用。

2.领导力促使数字化转型
Charlene用Adobe转型的故事来说明领导力的重要性。Adobe在任何现有客户提出要求之前,就主动将业务模式从盒装软件转变为云上的订阅。当时他们的客户对现状其实是非常满意的。但是,Abode意识到世界即将发生变化,为了吸引想要更多敏捷性,协作性和更快更新的新户,他们必须进行变革。

这并不容易。实际上,推翻他们自己整个业务模式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他们在两年的时间里损失了可观的收入。但是,这家上市公司在向公众沟通其计划和目标时是透明而有胆识的。他们全力将计划付诸行动,痛苦但是值得。最终,“正是领导层将企业团结在一起,与客户沟通,与华尔街沟通,才使得转型成为可能。” Charlene说。

3.颠覆型文化
“文化就是完成工作的方式,” Charlene 说。它是引擎,决定可以多快地实施策略。成功转型的企业(如 Adobe )具备的组织结构、流程和文化都支持颠覆性思维。颠覆型思维创造了一个允许不断进行试验和变化的环境,它不会惩罚失败,但会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并进行调整。“我们都从失败中学到了比从成功中学到的更多的东西,” Mick 强调。

4.不确定性时的稳定性
创造一种颠覆型文化是一项领导举措,而不是一项技术举措。如果人们觉得自己要丢工作当然就不会勇于接受风险。公司需要确保团队在进行试验和尝试其他事情时有安全感。如果失败意味着失业,没有人会去突破创新。尤其是现在这个时期世界如此混乱和不确定。

Charlene 说:“当周围世界充满不确定性时,需要组织内部的稳定性与安全。我们要快速推进,事情并不一定总是完美的,但如果我们得到了认同,为每个人建立了安全和保障体系,我们就能更快地实现目标。”

5.开放创造透明度和问责制
文化从上而下。为了培养一种颠覆型文化,领导层需要目标明确,战略透明以及对失败和成功保持开放心态。人们需要看到失败不会受到惩罚。最好知道什么时候出了问题。我们已经建立了安全和保障系统,Charlene 说:“你无法解决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坏消息就是好消息,好消息是没消息。没消息其实是坏消息,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6.行动偏见
组织的透明性还可以在各个层级上培养一种更深的主人翁感。每位员工都视自己为主人翁的这种文化意味着,更多的人会乐于采取行动。员工知道策略是什么,其角色是什么以及如何执行该策略。

如果人们更有信心,对失败的后果又不太害怕,那么就可以更快地采取行动。不是非要收集到所有信息几乎100%确信一切都OK才采取行动,只要有了最低限度的可行数据就可以推进。毕竟,大多数决定都是可逆的,不妨大胆一试。

7.数据民主化和洞察
驱动决策所需的数据不应该掌握在领导层。Charlene 说:“如果只有一小撮大祭司掌握这些数据,那将无济于事。”数据应该由需要它的人掌握。重要的是,每天与客户交互的一线人员都应掌握最重要的数据。他们需要访问的不是全部数据,而是最相关的数据。

领导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整合新技术。需要建立一种开放和创新的文化,如何利用数据的力量并做得更多。随着企业在数字化方面更成熟,这种转型对于业务战略变得越来越重要,需要由首席执行官带头的更多领导参与。

Charlene 将数字化转型最成功的领导者称为“现实主义的乐观派”,他们对变革持开放心态,激发他人的开放性,同时又赋予他们权力。此外,在组织的任何层级都可以找到这种人。成功的数字化转型取决于找到这些人并赋予他们权力。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